海外代孕费用

极目新闻首席记者 曾凌轲 记者 刘琴 北京报道

因儿子患有重度精神分裂,武汉一对年近八旬的老夫妻担心自己去世后儿子无人照料,2018年5月,他们花费53万余元找到北京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后文简称医联影达),希望该公司给儿子在俄罗斯代孕一个孩子。

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

然而,多次转款后,医联影达最终告知他们俄罗斯国家政策有变:不允许给单身男子进行代孕业务。两年下来,老两口至今未能退费成功。

律师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医联影达所提供的代孕中介服务属于违法。同时,中国法律禁止代孕,消费者的权益在该领域不受法律保护,风险极大。

目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分局高碑店派出所、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打击有组织犯罪队,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代孕广告

自从13岁的儿子王华被诊断成精神分裂症以来,母亲李玉就逐渐停下了工作,专职照料儿子。到今年,王华已经46岁,李玉和王建军夫妇则已年近八旬。

年岁越大,李玉和王建军就越不放心儿子。

过去33年,李玉带着儿子四处求医问药,但儿子的病情一直未能好转,只能依靠药物调节。李玉颤颤巍巍地向极目新闻记者展示了厚厚一沓的病历,那是王华过去数十年间就医的资料。在带着儿子辗转10多个精神病医院、服用多种药物后,王华的治疗效果均不明显。

随着时间流逝,李玉更加忧虑儿子今后的生存问题。“儿子情绪不稳定时会打人。半夜我们管不住他,他经常把我们两个老人打得头破血流。现在,他每天仍需服用大量药物维持精神状况。我们夫妻俩走了,把他托付给谁好?”李玉日夜忧心。

因为没有亲人愿意接纳儿子,李玉也咨询过多个社会团体。“我不愿他一直住在精神病院,所以咨询了残联、社会福利院等多个机构,甚至寺庙。曾经有寺庙愿意接纳他,但无法带他就医更不能每天照顾他吃药。另有一个福利院可以接收精神病人养老,但我一查发现是民办。我又担心我们死后,财产全部交给福利院,假如福利院破产、倒闭,我儿又该如何是好?”过去30余年间,李玉不断尝试,却频频受挫。

直到2018年5月的一天,李玉在网上看到一则代孕广告。

当时,李玉像往常一样在网上查询治疗精神疾病的内容。突然,有广告弹出,称可在俄罗斯提供合法的代孕服务。李玉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她想,如果能在自己有生之年,通过代孕获得一个孙子。将来孙子长大成人,儿子的后半生就有了保障。

无底洞的花销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李玉迅速与该机构电话联系,询问得知这家机构叫北京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

2018年5月31日,李玉来到北京,前往该公司了解代孕流程,并签署了合同。极目新闻记者看到,李玉签署所签署的合同名为《咨询服务合同》,服务内容为协助甲方进行身体检查和就诊咨询、协助甲方缴纳医疗费用等事项。乙方为香港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落款处签名为北京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法人柏家齐,但印章又是香港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

经查询,香港医联影达公司在天眼查上则只显示“仍注册”,未有电话、注册地址等任何信息。

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担心精神病儿子无人照料,老夫妻花53万在俄罗斯代孕求孙,结果人财两空

“过去30年我和丈夫照顾儿子的辛酸滋味只有自己知道。亲戚无人愿意接纳他,精神病院也不是长久之地。一个有血缘关系的孙子,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李玉说。在医联影达公司的介绍下,2018年7月,李玉夫妇陪儿子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与一家医院签订了一份合同,取了儿子的精子。

此后,李玉一家再未到过俄罗斯。老两口只能对着手机里的资料挑选卵妹、孕妈,想象孙子未来的样子。

“对方(医联影达)反复强调最后孩子出生后,我们可以验DNA,确认这是我孙子。其他的,只能听公司介绍。”李玉说。

在代孕过程中,医联影达工作人员每次都告诉李玉“你马上可以抱到孙子了。”但实际上,孕妈在其后出现流产、胚胎不着床等情况。

“第一个孕妈怀孕第19周4天的时候,公司工作人员告诉我婴儿胎心停止,属于大月份流产。我当时心里有些乱,但想到中介服务合同里写到任何一方不得随意解除。半年后,我又开始给公司汇钱,希望继续移植胚胎。但没想到后面汇钱后,医联影达又说2个胚胎都没着床。”李玉说。

取卵、配精、合成胚胎、将胚胎植于孕母体内、孕育、流产、再移植胚胎、胚胎未着床……每一个步骤开始实施,老两口就要汇出一笔新的款项。

极目新闻记者查看银行转账记录显示,2018年6月到2020年8月间,李玉夫妇分11次向北京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柏家齐共转款533834元。

但随着费用一笔笔汇出,美梦却开始出现裂缝。李玉发现代孕实施起来有诸多波折,而且由于医联影达对接的医疗机构在俄罗斯,李玉夫妇在国内无法了解代孕的诸多进展,只能听医联影达工作人员介绍情况。

直到2020年9月,医联影达工作人员突然告知,俄罗斯政策法规有变,禁止给单身男性提供代孕服务,李玉夫妇的孙子梦被彻底击碎。

此时,王建军才开始反思代孕过程中的诸多疑点,“可能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我们只是做了场秋梦。”王建军说。

夫妻俩找医联影达工作人员询问退费事宜,对方却一直推脱。

极目新闻记者看到李玉提供的聊天记录显示,2020年12月25日到2021年1月底,工作人员一直告诉李玉,俄罗斯的医院没有回复。

打着试管名头做起代孕生意

3年时间过去,李玉已经无法回忆起出现代孕广告的那个网站,但她还能清楚的记得广告中“合法的试管、合法的代孕”这几字标语。

天眼查显示,北京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栢家齐,公司名下拥有一个名为“禧孕医疗”的项目品牌。公司简介显示,公司的创立初衷是以发挥海外生育医疗优势为专长,服务全球客户。但实际经营范围为:技术推广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基础软件服务等。

在该公司的官网“禧孕生育医疗”上,所有业务介绍均与试管有关:国外的专家团队、国外的试管婴儿医院以及各种外语证书。

极目新闻记者还发现,北京医联影达公司均以“禧孕”的名称在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均有注册账号。在抖音上,“禧孕直播间”的账号还会在每周三和周五进行直播。

根据公司官网提示,极目新闻记者添加了一位“禧孕顾问“的微信,在提及代孕话题时,对方的态度很谨慎,以微信语音电话的形式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了代孕事宜。

4月25日下午,极目新闻记者以顾客身份来到该公司注册地——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乡高碑店村民俗文化街1376号润坤大厦A座6层618室。

记者看到,近40平方米的办公室被隔成4个区域,挂在进门展墙上的“禧孕“两个大字格外醒目,两张办公桌上摆设着简单的办公用品。办公室墙面上挂着的,一边是一面消费者赠给该公司的红色锦旗,另一边则贴满了婴幼儿的照片。该公司工作人员称,这些宝宝都是在该公司的服务下来到人世。而在接待室内的墙面上,则挂着7张国外证书。

“代孕这个事情,现在查得比较严,所以我们在办公室,简单说说就可以。”该公司工作人员柏先生开口便称。

“在美国和俄罗斯,代孕是合法的。”柏先生称,患有先天性疾病或不孕不育,是去国外代孕的最佳理由,只需要到国内的公证处做个公证。

他拿出一沓样本资料中,有写满俄文的出生证、亲子鉴定及由代孕母亲签订的弃养合同,其后附加了中文翻译。

柏先生介绍,俄罗斯代孕无风险套餐价格为55万,其中医联影达承担代孕妈妈孕期出现的流产、大出血等风险。在其发放的资料中,极目新闻记者看到该公司还有一个不包风险的经济套餐,价格46.3万。柏先生称,选择经济套餐时,代孕妈妈出现流产情况后,若需再次代孕,消费者需自行增加费用。

关于代孕宝宝的性别、健康等问题,按照柏先生的解释,均在可控范围之类。“你担心疾病遗传,可以选择生男孩。”柏先生称,此前他接待过精神疾病的单身男性来代孕,2019年俄罗斯的相关法律允许为单身男性代孕,但2020年法律变更,只能为情侣、夫妻或单身女性提供代孕服务。“单身男性有需求,我们也可以帮忙找另一女性前往俄罗斯签订相关合同。”柏先生说。

柏先生介绍,代孕中出现的供卵者、代孕者,都可以由消费者通过该公司提供的照片和简介自行选择。经试管培植的胚胎,一旦进入代孕者的体内后,会告知客户。另外,柏先生还称,孕期20周前容易流产,前期即使看孕妈状态和孕检结果都没有用。胚胎移植入孕妈身体后的20周后,医院才会给客户提供代孕母亲孕期的照片、视频及孕检资料。

李玉回忆,她初到该公司时,公司员工就曾告知她,她是该公司的第一位顾客。当时该公司只向她提供了一种套餐,“没有包风险,他们只提供了一个40多万的套餐,孕妈是不是真的怀上了,我们也只是听他单方说辞,没看到过相关资料。”

北京警方介入

4月28日,极目新闻记者多次拨打北京医联影达科技有限公司在天眼查的注册电话,望询问退费事项,电话均无人接听。网站预留电话则处于关机状态。而另一边,医联影达工作人员的微信号却仍在回复客户咨询内容。

浙江融哲律师事务所王雯律师向极目新闻记者介绍,《民法典》明文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极目新闻记者通过微信电话向北京医联影达的工作人员询问李玉退费事宜时,一位自称柏先生的人则称无可奉告。公司只对政府相关部门和执法机构作出回应。

王雯表示,代孕行为违背我们国家传统的社会伦理、道德和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

“生育行为本身具有社会性,而代孕则完全打破了传统集妊娠、分娩与血缘为一体的母亲的形象。”王雯认为,代孕行为本身会造成我们国家法律关系的混乱,也使得代孕母亲、委托方、孩子三方的权益都无法得到保障。

由于代孕机构与委托方之间的委托合同从根本上来说是无效合同。“即使签订了代孕协议,当事人期望获得的合同权益都不受法律保护。”王雯称。

王雯表示,李玉与医联影达签订中介合同及与俄罗斯代孕机构签订的代孕服务合同,均不受中国法律保护。原因在于我国明令禁止代孕行为,该行为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导致合同无效,合同被认定无效之后,中介应将中介费予以返还,如果在此过程中一方或双方都有过错导致对方损失,应各自承担相应过错责任。至于李玉与俄罗斯代孕医院签订的合同应在何地起诉,还要看合同条款对管辖问题是如何约定。

王雯建议,李玉可以向法院起诉代孕中介,要求认定合同无效并退回相应中介费用。至于缴纳的53万元费用是否可以全部退回,具体还要看合同的约定,目前难以判断,建议先尝试与俄方代孕机构协商解决。

王雯还明确指出,医联影达此类为代孕提供便利的中介服务机构,在中国也属违法。

王雯介绍,因为各国关于代孕行为是否合法的态度是不一致的,与此同时有代孕需求的人越来越多,导致代孕市场能产生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有人不顾风险的参与进来,导致越来越多的所谓代孕机构的产生,最终形成一条巨大的黑色产业链。但提供代孕服务的公司无法办理与其经营范围相对应的执照,更多的属于无证经营。建议如遇到这种违法经营行为及时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派出所等相关部门举报。举报后,代孕机构将面临被查封、没收违法所得、罚款等的处罚。

4月27日,极目新闻记者先后向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高碑店派出所、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打击有组织犯罪队反映此事。高碑店派出所工作人员回复极目新闻记者,他们即将开始调查此事,并与当事人李玉取得联系,待调查后,此事或由多部门联合执法。

目前,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打击有组织犯罪队的工作人员已与李玉取得联系,极目新闻记者已配合警方对此事展开调查。

(文中王华、李玉和王建军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资讯请在应用市场下载“极目新闻”客户端。

原创文章,作者:sqlhack,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jtyzhongyao.com/zhishi639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